阿霖爱上了阿扬。

都过去啦,都去过啦。

爱丽是底线,我系死忠粉www。

改个名,原名:霖扬偏头痛。

叫霖扬,阿付都行。

愿万事胜意。

【A瓜/丝瓜】福尔摩斯定律


刑侦文
天才爱丽x警官瓜
bgm:分享了#李蚊香#的节目《HIRUNO HOSHI》: http://music.163.com/program/14893177/44731017/?userid=435488417 (来自@网易云音乐)
——————


故事是长系列。
这是第一卷:隔岸观火。
伏笔很多,故事不长。希望各位能喜欢。







1)

  城市中亮眼的有些过分霓虹灯伴随着红蓝光相间的警灯一起闪烁着,不及夜空的星星,但还能与其勉强相比。虽说现在已经入夜,但对于这个城市来说,真正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。无论是灯光,或是各个酒吧传来的音乐声都融洽的和在一起。这些吵闹是这座城市的一个标志,物流横欲的商业化不代表着纸醉金迷,却巧妙掩盖了这个城市无处不在的罪恶。


——0:30 p.m【A市某高档小区】

  “死者名为霍随,女,23岁。单身,职业为音乐教师,从颈部的勒痕来看,死者是窒息而死的。但具体的问题还需法医验证之后才能知道。根据小区物业的说法,所有从小区门口到死者家的监控已经被破坏,无法取证。”说话的声音十分有力,掺杂着取证的快门声,却不显得吵闹。

  话音刚落,不少警官已经牙疼的“嘶”了一声,没有监控也就代表凶手无法确认,处理起来也会更麻烦。换谁都不想摊上麻烦事,要是没解决这案子,上头估计会把他们训死一顿,严重的话,直接搬东西走人。

  简直就是吃力不讨好。

  尸体正襟危坐在一个吊椅上,估计已经死了挺久,有浅浅的暗黄尸斑浮现在脸上,脸部似乎被利器刮了好几下,大半张脸血肉模糊,双手无力的搭在俩旁,脖子上是一条细线,不过特别有韧性,可想而知,凶手的手法多残酷。

  甜瓜站在吊椅前,死者家的位置不错,在落地窗前可以看见小区全景,尤其是夜晚,路灯明亮的灯光从上面看宛如一片星海。

  这栋楼正对这另一栋楼,这也是正常的设计。

  估计案发现场已经被打扫过了,整个客厅一尘不染。甜瓜不禁皱上了眉,眼睛微微眯了起来。整个案发现场并不像过激杀人后的杂乱,虽说凶手有清理,但那边的取证组除了死者身上,没有任何收获,估计凶手早已是蓄意以久。

  在探案组进来时,门已经被锁住,死者位于一个完全封闭的密室里,周围所有的出入道都没有被破坏的痕迹,凶手精心装扮着现场,细绳勒的位置与周围的摆设,实在有些像是自杀,但却并不是。

  凶手的主意并不是想伪造自杀现场,而是想扰乱警方的视线,让这个案子变得棘手。

  甜瓜接过身边助手送来的一瓶水,翻着各张资料。死者生前并没有与他人结过梁子,十几年来向来都是温和的,不论谁都要夸上那么一句。之前有过情史,不过后来也分了手。二人一起打拼,双方都买了一套房,对方也居住在同一小区内。

  刚来不久的小警官唏嘘不已:这么好的房子,还没来得及享乐,就这样呜呼了。甜瓜轻瞥一眼他道:“别想了,快点搜查。”小警官笑着行了个队礼:“yes,sir!”然后便跑向里屋检查。

  甜瓜蹲了下来,与搜查人员一起检查内厅。作为队长的他需要了解整个现场,这样才能更快的破案。时间这么晚,难免还是有些晕乎的。但整个重案组还算手脚麻利,不出一会儿,便摸了个大概。准备回警局整理数据。

  出了门,一片漆黑的走廊便出现在眼前,一股湿冷的气息迎面而来,实在有些渗人。不少警员都有些觉得心慌慌,但“早回去早解决早休息”的念头盘旋在脑中,不少人跺了跺脚,发现没有亮灯之后,更急促的跺了起来。

  一群人高马大的爷们发出的声音也足够构成扰民。助手抬头看了看正在揉眉心的甜瓜,没敢说话,估计队长也急着休息,也就随他们去了。警员中几个或许觉得声控灯是坏了的原因,不少人已经大着胆子就着手机自带的手电筒而缓缓前行。

  清冷白亮的灯光在整个走廊无头的晃来晃去,不少人打着哈欠。不知是谁的灯光在这片环境中迷失,正对照着甜瓜一帮人,强烈的白光照在眼前实在有些刺眼,以至于不少人都用手挡住了光。

  甜瓜用力睁开眼,迷朦的看见一位少年正抱着胸,看着他们,那要人命的光就是从少年手中的手电筒而出的。

  正准备说些什么,少年却先他一步开了口,语气中满是不屑:

  “你们是谁?”

 



———tbc

明天填坑,今晚占个脑洞。伏笔贼多,多的我自己都怕。
 
 

评论 ( 7 )
热度 ( 57 )

© 阿霖爱上了阿扬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