桉风听叶扬。

都过去啦,都去过啦。

wb不吃。不评价。

头像来源咕咕老师。

爱丽是底线,我系死忠粉www。

叫霖扬,阿付都行。

愿万事胜意。

【A瓜/丝瓜】边缘光影


 
是悄然坠落时那斑驳交错的光影
是一瞬间的分心 却藏得更深
譬如盛夏疯狂的蝉鸣 譬如花开花谢
譬如无人的旷野那一轮皓月
譬如整座松林在阳关蒸腾下的芳香
譬如林中的你
如何微笑着向我走来
依旧在那年夏天的风中微微飘动
——席慕蓉《边缘光影》



      活动贺文,可以点个喜欢或者推荐吗www

  写给曾经的自己。




/边缘光影



 
  一个人一生中可能听过很多故事,结局或是美好,或是悲惨。讲故事的人孜孜不倦,保持着最初的兴趣讲述着那些早已听烂的情情爱爱,或是他奋斗的一生。讲故事的人总是具有着最强的表现欲,他们手足舞蹈的在你面前展示着听起来稚嫩,无理取闹的喜欢与爱。


  我不是个好的倾听者,即便在听甜瓜学长的故事时,我也没有做到一个应该有的样子。但不得不说的是,在讲故事的人们虚伪的构造一个完美结局的同时,学长更像是在陈述事实。彷徨,迷失在迷雾中的少年与陌生心灵的碰撞。

  
  在我听遍了“最后,他们在一起了”之类的故事中,只有学长的故事最值得让我讲述,我也乐意讲给更多人听。

 
  这是一个反复无常的故事。或许它很枯燥复杂,但是长夜漫漫,好的故事值得用时间来听。

 
  嘘。请屏住你的呼吸。

 

  

---------

   

  大一新生入学的时候,我认识了一位学长,叫做甜瓜。其实我觉得这个名字特别可爱,以为会看见一个比我还矮的男生向我撒娇,但后来见到真人才知道是一个清爽的大男孩。他热情的帮我办好了一系列手续,带我来到宿舍。我们交换了联系方式,他还准备挽留我去他宿舍坐坐。我笑着说有时间去,他拍拍胸口说,只要我来就准备好各种点心。

 
  我对于这位学长的初步印象就是这样,一位有礼,好心的人。刚开始的校园生活很平静,新生迎会在军训后,在接受了好几天的烘烤下,我逐渐也炼成了睡觉常常惊醒的习惯。

 
  甜瓜学长知道后,带了一大包零食赶到宿舍。说是来慰问我,其实主要是他在疯狂的啃食。他尴尬的揉了揉头,解释道他们宿舍同学不让吃,然后便恢复了一副学长样:“学弟你这样怎么行。像你这样高高的男生,应该体育也很好的!嗯……成绩应该也……”他像是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说了什么,便没有继续言语。我本还在听,看他没讲后,疑惑的看向他。但我只看见了他一副苦笑的样子,就是那种嘴角轻撇,目光游离的状态。他的眼神仿若在思考着什么。当手中的那袋薯片空了,他才回过神,笑嘻嘻的说道:“迎新会见啦。”我点了点头。

 
  我其实很不明白,为什么一个人本来就心情低沉,却还要佯装笑容。但这本就是我无法触及了解的东西,我无法做评价。

 
  后来见面是在迎新会上,学长负责后勤管理。他在后台调试设备。我选择了坐下来看节目。

 
  其实节目并不算很好看,有些节目舞蹈动作不合拍,甚至唱歌跑调。但是重在他们勇于参加这个字眼上,所以值得为他们鼓掌。仅仅是因为勇敢。我从小到大就不喜欢这种活动,所以找借口溜了出去。

 
  校区内有一处人工湖,正值蝴蝶兰*「注①」的开放季节,花朵随着远处的歌声摇曳。平日里…晚上会有很多人,但由于今晚的活动,不少人都去看节目。我看见湖边悠悠荡荡的一处人影,那人看起来浑浑噩噩的,仿若下一秒就要跌入水中。我飞速的跑过去,当看见是学长时,我吓了一跳。怎么看他也不会是寻死的那一种人。

 
  甜瓜摆摆手,表示自己没有任何问题。他摸了摸耳朵,笑着说:“学弟你还真是。我在看风景,就被你拽上来了。”他假笑的特别明显,整个笑显得过分的做作,甚至还有些隐藏什么的意味。

 
  我就这样在黑夜下看着他。我看着他的笑容渐渐淡了下来。他闭上了眼。

 
  “你想不想听个故事。”

 

  
---------

 

  高中时代的甜瓜是一个整天无所事事的不良少年,就是那种衣服穿不整齐,整个人弄的跟个社会上的混混一样。在高一,他打架的次数或许不多,但对于学习可以说得上是一点兴趣与努力也没有。而对于他所在的高中里,他无疑成为了与众人脱离的一条线路。

 
  他入学成绩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差。在班级至少也能排到前二十。然而再好的成绩在挥霍下也会坠落,更何况不上不下的成绩呢?

 
  甜瓜第一次听说Alex这人,是在同桌的口中。好学生总是备受关注的。所有人提到他都是大肆宣扬的说,嗨,他啊。是个成绩很厉害的学神。

 
  甜瓜当时凑到一旁,看见同学在讨论时,冷静的拿着手机充电线说了句:666归零。不是讽刺,而是衷心的夸赞,每个学渣的内心都会对学神具有敬佩感。甜瓜夸人的次数并不多,但如果他真正的说“你很厉害”,便代表他最简单的赞扬。

 
  那时候的他还没有对Alex有很大的关注。少年们对于事情的遗忘曲线总是很短,刚发生过的事情,一转眼就被篮球比赛给强制抛到了脑后。

 
  后来,春天来了,在高中度过的第一个学期也完美结束了。甜瓜理所当然的考了个不上不下的成绩,游离于班级20名之外。而隔壁班的爱某人,则是漂漂亮亮的段第九。

 
  现排名:325

 

---------

 

 
  一个人的堕落是很快的,就像开了过山车,“呜”的一下就坠到底,再也爬不起来。更简单的来说,你身处的位置注定了你周围的人。

 
  甜瓜成绩变差,也吸引了老师的注意。班主任略略的说了一些方法,强调着三年后的高考,甜瓜在办公室里点头唯唯诺诺。出了门依旧不管不顾,显然滴水不进。也就平常的作业随手写写,最后的大题看都不看。上课时也是随意自己,时而和同桌聊天,或是玩着手机,和朋友开黑打游戏。

 
  他在走下坡路。无论是同学,还是他自己,都明白这一点。从逐渐降低的分数,与愈来愈多的空白就可以看出。没有人说出来,即便是甜瓜自己,也强装冷静,自己骗自己的说道,我这次考的不好,只是失误。

 
  只是失误,没有其他的。

 
  就像老师说的,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。再怎么样,也全凭甜瓜的一腔热血。他要愿意学,那么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让他改正。他若不愿,那即便是最顶尖的教师来,也无法让他变换。

 
  后来,所有的怒火都在期中考前的一节课上爆发。

 
  班主任当众撕了他的作业本,不留余地。雪白的纸片飘落在地上,因为窗口吹来的凉风还在地上打着旋。甜瓜站在那很久,他自己都觉得可笑。你看啊,谎言被戳破了。

 
  你就是那么一个差劲的人,何来不努力之说。

 
  他并不是小说中万能的主角,他也做不了主角。小说里的主角,他们勇敢,努力,但被命运玩弄后,获得秘籍,成为了万人皆敬的一代英雄。他的秘籍还在寄来的路上,早知道用X丰了。他这么想。

 
  期中考试的时候,他想起了很多,小时候树荫下的玩具,沙地里的铲子。

 
  树叶上的纹路。

 
  只剩20分钟了。

 
  草上的瓢虫。

 
  只剩10分钟了。

 
  夏日里最后的玫瑰。*「注②

 
  交卷。

 
  俩天的考试他就这样悠悠转转的想着一些断线的内容。等最后出考场的时候,整个人还是迷茫的。他大概的算着分。

 
  啊,肯定考砸了。

 
  一代英雄主角甜瓜被期中考试击败,从此没落江湖。一步踏入了深海中,蛰伏不起。

 
  现排名:395

 

---------

 

 
  出成绩的那天下着小雨,窗外的雨丝砸落在窗板上,正好也是晚上八九点。天暗到极致。甜瓜坐在书桌上,关节无意的敲着灰白的桌子。钟表缓慢走动,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些什么。仿若即将被审判的犯人,坐在检察室里不知所措。

 
  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念想,母亲面无表情的将手机抛给他,示意他自己看。不出意料的成绩,让他有些无地自容。他感觉到周边的空气都冷下来不少,双手紧握,指节处微微发白。母亲的目光紧紧的盯着他,没有说话,但更是这样的沉默使得房间内的硝烟气息加重,代表着一触即发的战争。

 
  他怯怯的开了口,解释着自己的不对,但看到母亲的目光时,没有力气再讲下去。

 
  母亲眼中满满的失望倒映在浑黑的瞳孔中。他知道母亲是一个果决,果断的人,很少会露出这样的情绪。这一次,他真的很过分。

 
  但是他的心也仿若被捏紧一般,呼吸不过来。甜瓜一时有些委屈。他现在不仅要坚持学习,还需要通过钢琴的考级。这样高压的状况。

 
  他承担不了,也接受不了。

 
  母亲看着他很久,看着他眼眶通红,最终坐下,像是被抽走灵魂的样子,喃喃的说道,我会努力的。我会的。

 
  终究还是低声说了一句:“你自己看吧。”

 
  一夜无眠。在第二天去学校的时候,甜瓜整个人还是呆愣的。在第一节课就被拉进了办公室,训了一个早上。班主任的言语中都是千篇一律的“差劲”“恨铁不成钢”“太失败了”。整个办公室充斥着阴暗,紧绷的气息。他不敢抬头,因为他清楚的知道现在班主任脸上的表情,如果在此时触犯了他的逆鳞。接下来的高中生活不会好过。

 
  他正低着头,没有发现有人站在门外。一串指节敲击门的声音钻进了他的耳中。随后便是一声清冷的:“报告。”甜瓜悄悄用余光瞥了一眼,只看见一个清瘦的身影缓步向隔壁办公桌走去。而班主任似乎也看见了那位少年,随即走向了隔壁老师桌旁,和那学生聊起来,无疑就是一些夸赞与欣赏。

 
  这次甜瓜敢光明正大的抬起头了,毕竟老师正在吹天吹地的说着,或许是有些好奇,他看向那个穿校服的少年。

 
  是Alex。

 
  那人穿着一身干净的白衬衫,原本厚实宽大的校服穿在他身上,却意外的合身。少年的身高超出了不少同龄人,直逼190的身材给予人一种压迫感。即便在接受老师赞扬的同时,他的表情依旧是无波澜的,就像他只是站在那儿一样。只是时不时点点头,说声谢谢老师。在察觉到甜瓜在看他的时候,也只是看向他,随后便转过头。

 
  甜瓜一时间想找个洞把自己埋下去。这个鲜明的对比,让他有些难受。

 
  对方很优秀,自己很差劲。

 
  那人就像光,可以理所当然的闪烁着。他可以尽情的享受着青春给他带来的冠冕。因为他值得。

 
  回到自己这边,班主任一句坦开了讲。“该把时间放在学习上了。”他最终还是没敢说出那句疑问。

 
  “我该怎么改。”

 
  就像很久没有接触的东西,一下子又回到了手中,甜瓜学习的状态并不好,明明不了解,却是盲学,高一下册的很多知识在没有之前的铺垫下很难再次学好。看着各种数学公式,只感觉到陌生。这样的日子重复了很久,几乎占据了他一天大部分的时间,坐在座位上发呆。

 

---------

 

  
  篮球,是所有男生最为关注的一项运动。你会发现他们的手中戴着各式的球星手环,就像小学女生追星的防蚊圈一样。男生们并不接受女生的调侃,美名其曰为信仰。

 
  女生并不讨厌这项活动,她们可以打着为班级争光的口号而悄悄为喜欢的男生送上水,在即将进球时卖力的喊道:“xxx超厉害!”

 
  甜瓜也不例外,很喜欢打篮球。但由于老师叮嘱过的将时间都放到学习上,他也只能对着报名表咽口水。

 
  意外的是,比赛时自班男生似乎状态极差。不时犯规,以至于罚球多次。不错的一个队员由于好几场比赛的犯规,即将下场,在球场上都显得畏畏缩缩的。

 
  甜瓜正犯愁,就看见身旁突然多了一个人。那人游刃有余的看着当时的状况,时不时和身旁的人交谈几句,然后向着球场方向大声指导。

 
  他正想问为什么Alex出现在这,就听见旁边女生窃窃私语。

 
  “诶,Alex为什么在这啊?”那个女生偷瞄着那个身影,装作吃东西的样子,低声问道,“不过他好像是篮球队的?”另一个女生笑着说:“咱班班长叫他来的。人家有经验嘛。说不定能翻盘。”

 
  “唉…他真厉害啊。像光一样。”

 
  的确,就像光一样。

 
  像光一样可以吸引所有人的注意,占据最中心的位置,让人忍不住想靠近他。可能是那天阳光过分耀眼,洒在他身上过分好看,甜瓜矫情的想。

 
  他想成为这样的人。成为可以和他肩并肩的人。虽然需要很努力,但是大不了,死一次。卖力一次。

 
  当人生重来吧。

 
  当甜瓜学长回忆到这的时候。他沉默了很久,我急不可耐的问到,后来呢?他慢条斯理的说,学弟,你要有耐心。我不好意思的挥挥手,示意他继续讲。

 
  他顿了顿说道:“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他。我本身是个自卑的人,因为小时候身高落后别人一大截,经常被人嘲笑小矮子。”

 
  “可能是那个Alex长的高吧。”我这样说。

 
  我并没有让他说下去。其实我们都很清楚,因为自卑,所以在任何人面前都是卑微的,渺小的。在过分耀眼的人的面前,总会对那人产生好感。

 
  我们都只是玫瑰园里的一支玫瑰,和星球上的玫瑰生而不同。*「注③





 
——————

 注①:《边缘光影》里收录边缘光影一文是在最后一章紫罗兰中。

  注②:《夏日里最后的玫瑰》是爱尔兰的一首名曲,原作婉转而又抒情的表达内心的哀愁。

  注③:《小王子》里小王子坚信B216星球上的玫瑰为独一支,可当他到了陆地上发现了一座玫瑰园。这里代表Alex与平凡人不同的意思。

 

——tbc

这篇未完结。如果合并一篇的话过于长。这里只是上半部分。有兴趣的话可以等我主页(不要脸)。

是自己的真实故事。具有微改动。

希望这次活动可以完美进行。匹配选我我超甜。

评论 ( 16 )
热度 ( 70 )

© 桉风听叶扬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