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霖爱上了阿扬。

都过去啦,都去过啦。

爱丽是底线,我系死忠粉www。

改个名,原名:霖扬偏头痛。

叫霖扬,阿付都行。

愿万事胜意。

【伪白】烟糖

【伪白】烟糖
短打。
*勿上升真人。
*纯属虚构,勿在正主前刷cp谢谢。
*BE预警.希望喜欢。

bgm:失物招领—徐秉龙.

正文

  有没有一个人让你像烟一样,嗜之入骨。像瘾一般去不掉,戒不了。你沉迷着他的呼吸,他的表情,他的一切。你认为他顺理成章的是你的一部分。但你发现他并不是你的附属物的时候,只能轻说一句:来日再期。

  烟草苦涩的味道在房间中弥漫,似打翻的胭脂,呛人却令人微着迷。虚伪刚下了播,电脑屏幕透出的荧光照在他的脸上,因为被烟雾环绕着,所以看不清脸上的表情。房间没有开灯,唯一的灯光来源就是昏暗的显示屏。他吸完了一支,碾碎了剩余的烟草。打火机清脆的声音在这几天不知道响起了多少次。虚伪早已对这样的声音麻木了,打开抽屉却没有看到希望看到的烟盒。只能叹口气,作罢。

  这样灰暗的天过了多久呢。他也忘了,只记得有个人说,他要走了。然后?就没有然后了。他不是失忆,只是整件事情就想一场梦,来得快去的也快。他还没有伸手就被打了回去。

  门外有棵白玉兰树。现在正是开花的季节。叶片泛青,边缘微卷起。不知是夜晚的光线还是刚下播的缘故。花面干净的白色晃的他眼睛疼。他揉了揉眼,恍恍惚惚的看见有颗糖在桌上。

  他还真没看错,是一颗大白兔奶糖。

  虚伪拆开包装纸,甜腻的糖因为放久了的原因变得黏稠,含在嘴里有些粘牙。浓郁的牛奶味在口腔中蔓延。他用力的咬下糖,甜,甜的他有些迷糊。

  他向来是一个有耐心的人,然而自从在追老白的时候他便不是了。他现在还依稀记得他第一次遇见老白的时候,那人的声音总是张扬的不得了,对任何人不带丝毫的留意,我行我素。

  他俩都是某个热门游戏的主播,他是他的敌对阵营。虚伪向来不谙世事,唯独有一天在直播间看见这个名字,便开着小号去看了一番。老白的游戏技巧十分不错,他总是大摇大摆的主动挑衅对方,让自己的队友顺利逃脱。他在心里下了个结论。

  一个单纯的傻子。

一次排位赛里,他轻松的将他的队友送入了死亡,当他看到这个熟悉的id时,停顿了一下,弹幕中有人说今天正是老白生日。虚伪理所当然的将他放了,后来就这么误打误撞的认识了。

  后来他俩熟起来还经常提到这件事,老白爽朗的笑着问到,如果那天虚伪没把我放了,说不定也不会有今天。

  他笑着说哪有那么多如果,都是命中注定。即便那一天老白成功逃脱,那他也会找尽各种方法去“认识”他。

  在认识了老白后,虚伪还是老样子,准时上播,准时下播,准时吃饭睡觉。只是这一切有了一个叫做老白的声音的陪伴。

  老白因为是新人,热度又正高,所以直播时间比他们这些老人长,他有时深夜起床喝水时还能看见老白在线上。后来有一天,老白请了一天的病假。没有了那个声音的陪伴,虚伪连打游戏都有些心不在焉。提早下了播便去询问老白感觉怎么样。当听到那个含糊的“魔人”的时候他才发现,他虚某人栽了。

  但这个时候他冷静下来了,他考虑了很多,以前从不会想的事情,因为老白统统想了一遍。

  虚伪依旧和老白等人开着游戏,说着土味情话,开着荤段子。在越界的边缘试探着。他知道,如果戳破这层窗户纸,他们需要面对的会远超他所想象的。即便他敢冒这个险,可他无法确定,那个单纯的傻子也会这么做。

  更何况他都没有表露出一点喜欢。

  后来有一天。老白或许是喝了点酒了缘故,给他打了一通电话,他原本的烟嗓变得微软,语序混乱的说了一大堆。然后突然镇定认真的说了一句,虚伪,我喜欢你,不开玩笑。他心砰砰的跳,他甚至也变得混乱起来,原本的防守突然被这句话给打破。他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,平常在梦里编排过的台词一时间都忘光了,只是清楚记得他的“我喜欢你”。迷迷蒙蒙的说好好好。

  虚伪正准备去接他,老白没有回答。他有些慌,正准备询问时,他听见楼下一阵声音。

  “虚伪!”对方迷迷瞪瞪的看着他,“你喜不喜欢我。”

  喜欢,可喜欢了。

  他们俩同居了,俩个同性主播在一起,这对于他们的工作与粉丝将会有很大的损害,他们默契的闭口不谈这件事。直播的时候便在不同的房间,其他时候便在一起。

  双方似乎还没有熟悉家中突然多出一个人。虚伪一直戒不掉烟,平常烟瘾上来了便会闭麦,悄悄的点烟。然而现在他们离得很近,有时老白直播时还能恍惚听见虚伪点烟的声音,纤细清脆的打火机开盖声回荡在屋内。虚伪被发现了一俩次也没办法,只能尽量减少吸烟量。

  后来有一天,他下了播,躺坐在沙发上,熟练的点了烟,老白从房间出来看到他吸烟便又是一顿骂。他傻笑着说忍不住,老白从房里拿来一包糖,说,如果你忍不了,就吃这糖,特有效。

  他笑呵呵的接过去随口问到,有没有烟味的糖。烟糖多好,既可以保住瘾,又不影响身体。老白翻了个白眼,那做出来的东西肯定没烟味。要是有的话,这烟肯定要翻上几倍的钱。

  虚伪挑了一颗奶糖,咬了下去,含糊不清的说道,你就是烟糖啊,戒不掉却依旧需要着你。

  老白笑骂道,魔人。

  不久,他的烟糖离他而去了。因为很多事情,因为现实,因为……老白离开的那天,灰黑色的傍晚似上了一层铅笔浅浅的调子。虚伪点了一支烟,猛吸一口,不出意料的被呛到。猛烈的咳嗽起来。

  “来日再期。”

   分了手,他瞬间觉得这个屋子少了些什么。之前一个人住的时候他也没有太多感觉,可当一个人闯入了你的世界后,他就无法离开了。虚伪吸烟的量从之前的一天俩支到现在的一天五六支。糖袋子早已空空如也,随着那个人一起离开了。

  现在的虚伪,又成了那个寂寞的人。

  他吸烟的时候会想起之前老白给他的一首歌,记得里面有条评论:

  从此之后,我遇见青山,遇见白雾。独自尝这世间的苦与独,却再不能与你重逢了。

  哒,指针正好指向了24点。

  他早已将糖渣吞进了肚,苦涩的烟味与愈发愈甜腻的味道混合在一起,说不出什么味道。果然,烟糖是很难做到的,如果有,那还不如吸烟呢。

   算了,明天去买些烟……不,还是糖算了。

   他突然觉得这烟也没什么味道。

——end

——
希望喜欢,请关注一下不迷路。
关于最后结局,虚伪说自己觉得烟没意思,说明他已经在放弃烟了,也就是对于老白,他已经学着释然,已经不需要烟糖来戒烟瘾。整篇文是BE。相信我!我会写糖的。
 
 

 

评论 ( 13 )
热度 ( 236 )

© 阿霖爱上了阿扬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